青岛新闻网

博菱电器营业收入激增却难回款


原标题:聚焦IPO | 博菱电器营业收入激增却难回款,“一股独大”之下实控人举债分红
  大客户一边大量增加订单,一边却又拖欠账款,导致博菱电器的回款不佳,资金趋紧。在此情况之下,公司实控人却大额举债,突击分红,分红资金大部分落入持股比例超高的实控人口袋,这背后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近日,宁波博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了招股书,并发布公告表示,其冲刺创业板的申请获得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受理。
  提起博菱电器,其可是资本市场的“老熟人”了,其是新三板挂牌公司,主营厨房小家电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食品加工及搅拌机、煎烤器、咖啡机、空气炸锅及烤箱等。然而纵观公司近几年的发展情况,前两年的业绩表现可谓是差强人意,其中,2017年和2018年其营收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净利润也均大幅下滑。不过,在2019年和2020年期间,公司营收又连续两年快速增长,业绩表现极为亮眼。梳理背后原因,业绩的大增应与其第一大客户订单的突然增加是直接相关的。
  需要注意的是,大客户虽然慷慨大幅增加订单,但回款却越来越慢,导致博菱电器资金状况越来越捉襟见肘。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此情况下,实控人还在上市前夕举债分红,其合理性是有待商榷的。
  依赖境外大客户自主品牌成短板
  从销售模式来看,博菱电器主要通过接受全球知名小家电品牌商委托,通过OEM和ODM为其提供研发、设计与制造服务,其主要客户包括Capital Brands、Philips、SEB等小家电品牌商,其中,Capital Brands为其第一大客户。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其对Capital Brands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为57.86%、68.39%、66.91%,这意味着其严重依赖第一大客户。
  据招股书显示,博菱电器外销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新宝股份、北鼎股份、闽灿坤B等。《红周刊》记者翻阅可比公司历年财报发现,报告期内,新宝股份、北鼎股份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重较低,在20%至31%之间,而闽灿坤B的占比则相对较高,在40%至62%之间,但整体上仍然低于博菱电器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占比。上述期间,可比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的行业均值分别为38.57%、38.69%、37.76%,而博菱电器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高出行业均值19.29个百分点、29.70个百分点、29.15个百分点,如此情况表明其依赖大客户情况并非行业普遍现象。
  博菱电器的第一大客户Capital Brands为意大利上市公司德龙下属企业,其旗下的Nutribullet、Magic Bullet是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市场的搅拌机系列品牌,因此博菱电器收入也主要来自于海外市场。
  报告期内,其境外收入分别为5.32亿元、8.43亿元、16.4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8.03%、97.75%、98.50%,其中,境外业务主要集中在美洲,该区域收入占主营业务比重为6~7成。
  值得警惕的是,中美贸易摩擦发生后,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空气炸锅、烤箱加征了25%的关税,咖啡机加征了7.5%的关税。报告期内,博菱电器的空气炸锅、烤箱、滴漏式咖啡机合计出口美国的收入分别为354.17万元、1120.16万元、4680.18万元,占整体收入的比例虽然不高,但鉴于其诸多产品都出口美洲,故难保其他产品未来不受影响,而这可能未来会对其业绩产生不良影响。
  此外,博菱电器大多依赖贴牌销售,缺乏自主品牌。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九成以上的销售收入均是通过ODM模式及OEM模式实现,而其自主品牌产品收入的占比均不足1%。博菱电器独立运营的品牌包括“Thimax膳美师”
  “GOIE格伊”“naturewell莱萃维尔”等,但目前知名度均较低,销售额最高的2020年合计金额也仅有1285.11万元。然而,从毛利率来看,ODM模式和OEM模式与自主品牌不可同日而语,前者的毛利率仅在20%上下徘徊,而后者的毛利率则在40%以上,因此,开发自主品牌才是博菱电器尚需弥补的短板。
  营收虽激增回款却成难题
  此前业绩大幅下滑的博菱电器在递交IPO申请的前两年,收入竟然实现了爆发式增长。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其实现营业收入金额分别为8.70亿元、16.96亿元,营收增速分别高达58.83%、94.81%。而在2017年和2018年时,博菱电器销售还处于疲乏状态,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1亿元、5.4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了8.50%和13.79%。这意味着博菱电器在关键时刻发力,令招股书中的收入表现极为亮丽,但这也反映出其营收情况尚不平稳,存在忽高忽低的情况,因此需要警惕其上市后业绩“变脸”的风险。
  令人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博菱电器业绩突然“一飞冲天”呢?据招股书的解释,主要是受益于2019年初其成为Capital Brands所有传统产品的独家供应商,相关产品带来的收入大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博菱电器对大客户Capital Brands的销售额虽然大幅增加,但该部分销售并未给其带来太多的现金流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0.66万元、-25.16万元、-1.71亿元,已经连续三年为负数,而这显然与Capital Brands回款慢有关系。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博菱电器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289.43万元、2.03亿元、4.4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18.05%、120.32%,远远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幅。对于应收账款的激增,博菱电器给出的解释是,Capital Brands 2019年底与公司协商部分款项延期支付,导致应收账款增幅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幅。
  有意思的是,其大客户一边慷慨给博菱电器大幅增加订单,一边却又拖欠账款,影响了博菱电器的“造血”能力,若其回款情况后续不能有效改善,则恐怕会对其资金链产生严重不利影响。
  一边大额举债一边大肆分红
  从股权结构来看,博菱电器存在典型的“一股独大”现象。据招股书显示,其控股股东为袁琪,实际控制人为袁海忠与袁琪父女,其中袁琪直接持有公司61.11%股份,并通过担任博誉美伦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6.67%股份,其父袁海忠直接持有公司24.96%股份,并通过担任海誉久菱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3.87%股份,二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共同控制公司96.60%股份。可见,博菱电器股权高度集中,需要警惕因“一股独大”可能带来的内部管理风险。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博菱电器于2020年实施了2918.40万元的现金分红,由于股权高度集中,大部分分红资金都落入了实际控制人的口袋。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博菱电器此次上市之前突击分红是否合理呢?
  据招股书披露,上市发行后博菱电器采取现金分红的条件之一为:公司该年度实现的可分配利润为正值,且现金流充裕,实施现金分红不会影响公司后续持续经营。2020年其虽然尚未上市发行,但其突然分红怎么看都有些“任性”,毕竟博菱电器已经连续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又何谈现金流充裕呢?
  那么,问题来了,其分红的资金又来源于哪里呢?
  值得玩味的是,博菱电器此前多年来资产负债表中一直没有短期借款,2019年的短期借款也仅为两千多万元,然而就在实施分红的2020年,其突然大幅举债,短期借款增加到3.12亿元。很明显,博菱电器是在一边大额举债,一边又大肆分红的。
  大量举债使得博菱电器的偿债能力越来越弱,2020年,其流动比率由上年的2.64直接下降至1.38,资产负债率则直线飙升,由上年的24.49%,增长至52.15%,增长了27.66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其招股书中列举的新宝股份、北鼎股份、JS环球生活、闽灿坤B、苏泊尔、小熊电器、美的集团7家同行业公司2020年的流动比率和资产负债率的平均值分别为2.22和47.18%,显然,博菱电器的两项偿债能力指标均弱于同行。
  在现金流并不充裕的情况下,博菱电器在上市前夕竟然选择举债分红,其实际控制人倒是获益颇丰,然而其成功发行后,相关成本需要有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共同承担。实控人如此看重个人利益,未来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谁来保障就很令人担忧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