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年关将近,宋朝太学生在忙什么?


公元1250年,旧历腊月二十四,凌晨时分的杭州城一片漆黑,唯独西湖东岸不远处闪着点点灯光。灯光之中,人影幢幢。
那里是太学,南宋后期的太学。当时太学将近两千名学生,分处几十个斋,每个斋都相当于一个班级,而每个班级的学生都在祭祀灶神。对宋朝太学生来说,祭灶是过年以前最为隆重的一项集体活动。
祭灶是传统习俗,该习俗在现代中国仍有残留。北方民谣有云:“二十三,祭灶仙。”每年腊月二十三是祭祀灶王爷的日子。怎么祭呢?一般在厨房摆一供桌,供桌上摆些灶糖。灶糖又甜又粘,粘住灶王爷的嘴,让他上天述职的时候没办法打小报告。
宋朝祭灶有所不同,宋朝人要到腊月二十四或者二十五才会祭灶,在仪式上也比较丰富:除了摆灶糖,还要摆酒,还要撕下灶神的旧画像,贴上新画像,最后还要把旧画像烧掉,让喝过酒、吃过糖的灶神跟着那缕缕青烟直上云霄。
宋朝老百姓祭灶,有的在腊月二十四晚上进行,有的在腊月二十五早上进行。太学生祭灶却要赶一个大早,赶在腊月二十四凌晨。俗话说得好,无利不起早,太学生这么早就祭灶,说明祭灶能给他们带来好处。至少他们心目中,祭灶能带来好处。
宋朝老百姓祭灶,地点通常在厨房。太学也有厨房,甚至有好几个厨房。但是太学生人数太多,假如一千多人乌乌泱泱都去厨房,厨房再大也得被挤爆。所以他们只能分别在斋里祭灶,也就是在各自的班级里祭灶。
太学生祭灶会摆什么供品呢?有灶糖,有甜酒,另外还有三道果盘:大枣、荔枝、蓼花糖。
大枣随处都有,晒成干枣,长期保存。荔枝虽然不容易保鲜,但在宋朝已经有了成熟的蜜饯工艺,福建、广东和四川的商家将荔枝加工成荔枝干,全国各地都有销售。所以,祭灶的时令虽是冬天,太学生们仍然能买到大枣和荔枝。
蓼花糖是什么东西呢?这是宋元时期江南地带比较常见的一款糕点,做法如下:将糯米磨成粉,用热水烫软,加糖加油,揉成粉团,切成长条,用麦芽糖挂浆,撒上芝麻,粘上青红丝,最后过油一炸。捞出来,又酥又脆,一嘟噜一嘟噜的,就像蓼花的花穗,故此得名蓼花糖。
用灶糖祭灶,是为了粘住灶神的嘴。用甜酒祭灶,是为了把灶神灌晕。灶神晕晕乎乎飞上天,嘴巴又被粘住,想说坏话说不出来。即使挣扎着说出来,必定也是好话——毕竟他享用了人间的糖和酒,吃人嘴短嘛!
那三道果盘又有什么寓意呢?
其中寓意跟谐音有关。大枣、荔枝、蓼花糖——枣、荔、蓼;早、离、了。太学生通过祭灶,希望借助灶王爷的神力,早一天离开太学。
做太学生
其实有各种优待
太学生为什么急着离开太学?太学难道不好吗?当然不是。宋朝太学对太学生其实有各种优待。
北宋前期本来没有太学,只有国子学。国子学是国立最高学府,但只招收七品以上官员(含七品)的子孙。小官和平民的孩子想上学,要么去私学,要么去某些州府兴办的地方官学。这样办学,社会阶层会越来越固化,既不公平,也不利于朝廷选拔人才。所以到了宋仁宗在位时,范仲淹搞新政,借鉴汉朝就有的太学体制,在京城建了一所太学。这所太学主要招收八品以下官员的子弟,但也允许地方官学推荐上来的优秀平民子弟就读。
北宋首都在开封,范仲淹新政时期建造的太学自然也在开封。最初招生人数很少,全校只有两百名学生。到宋仁宗快要驾崩的时候,太学生增加到了六百名。
范仲淹新政以失败告终,太学却保留了下来。宋神宗在位时,王安石搞变法,把太学当成培育和选拔人才的基地,太学扩招到两千多人,学生待遇也有所提升。根据考试成绩,太学生分为内舍生和外舍生。内舍生成绩好,免收学费,每月还有三百文的“添厨钱”,也就是饮食补贴;外舍生成绩稍差,只免收学费,没有饮食补贴。
宋徽宗在位时,蔡京主政,太学扩招到三千多人,分一百个班级,这一百个班级又分为上舍、内舍、外舍三个等级。外舍生免学费,无补贴;内舍生免学费,有补贴;上舍生不仅有补贴,还能参加每年一次的“升贡”考试,一旦通过这个考试,马上就有官做。
离开太学
意味着可以做官
进入南宋,国土面积小了,太学规模也小了。南宋初年,宋高宗和文武百官被金兵追着东奔西逃,小朝廷在河南商丘、江苏扬州、江苏南京、浙江宁波、浙江温州等地不断迁徙,连个落脚点都没有,所以没建太学。后来宋金议和,宋高宗把杭州改为临安府,杭州成了实际上的首都,开始着手恢复太学。
衣冠南渡,人多地少,杭州土地尤其紧张,南宋的皇宫都非常逼仄,哪里有空闲土地建造太学呢?宋高宗有办法,他不是在1142年(旧历1141年底)杀了岳飞吗?岳飞在杭州西湖东岸有一处住宅,被宋高宗收归国有,在1143年改建成了太学。
1143年南宋太学刚一建成,就招收了七百名学生。后来宋高宗当太上皇,太学生又超过了千人。到了南宋后期,太学人数稳定在一千四百人左右。理论上说,太学是宋朝皇帝在科举考试之外,第二个选拔官员的基地,所以这千余名太学生都有机会做官。可是这么多学生,不可能每人都给一顶乌纱帽吧?所以必须从中选拔。怎么选拔呢?还是要考试。
在南宋后期,太学生每月一小考,每年一大考,每四个月还有一次期中考试。成绩优秀,能从外舍生升为内舍生;成绩拔尖,能从内舍生升为上舍生;成绩一般,只能老老实实当外舍生。外舍生是永远也没有机会做官的,内舍生和上舍生想做官,也要等待朝廷的选拔。有时选拔人数太少,而够资格参与选拔的人太多,只能抽签。宋高宗的养子宋孝宗在位时,一千多名太学生里被选拔做官的只有七个人,剩下千余名学生只能继续等待选拔。个别学生成绩差,运气更差,一直在太学里待到七十多岁。
僧多粥少,做官太难,等不及选拔的太学生干脆去参加科举考试,一旦考中进士,马上光宗耀祖。我们熟悉的豪放派词人辛弃疾,有一个铁哥们儿叫陈亮,他当年就是太学生,在太学长期苦读,人到中年还没官做,一气之下去考进士,竟然中了状元!遗憾的是,这哥们儿中状元不久就去世了,没有来得及当官。
说到这里,读者诸君肯定能猜到太学生祭灶为何要摆大枣、荔枝和蓼花糖那三道甜点了——枣、荔、蓼:早离了。太学生都在祈祷上天,渴望早点儿离开太学,因为离开太学就意味着做了官,没必要再留在太学熬日子。
事实上,宋朝太学生渴望当官的激情非常强烈,他们不仅在祭灶时祈祷,除夕祭神仍要祈祷。在年夜饭的餐桌上,太学生同样会摆出三道果盘:大枣、荔枝、蓼花糖。不是爱吃,只为讨个吉利。
太学过年
不放寒假
现在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第一,除夕就是春节前夕,太学生怎么不回家过年?为何要在太学里祭神和祈祷?难道他们就不放寒假吗?第二,太学生都是文化人,文化人怎能如此迷信?怎么非要向上天祈祷呢?
先说第一个问题。宋朝太学是有年假的,但却没有寒假。每年春节、寒食和冬至,太学生各有三天假期。古代交通落后,从杭州到成都要走半年(当年陆游从浙江到四川上任,路上花了六个多月),别说没有寒假,就算连放两个月假期,远路的学生也来不及回家过年。所以呢,他们只能留在学校过年。
再说第二个问题。宋朝太学生都是孔子学生,孔子“不语怪力乱神”,不代表不相信怪力乱神。我们熟知的宋朝文化人,例如苏轼、朱熹、司马光、王安石、黄庭坚、秦少游,对神神鬼鬼都有点儿迷信。苏轼当地方官,一遇到大旱就焚香求雨。王安石晚年退休,还把住宅捐出去当做寺庙。秦少游带着老母亲坐船经过洞庭湖,不能顺风挂帆,竟然在船头杀牲祭神,还写下一篇《祭洞庭湖神》的文章。连这些大腕都如此迷信,太学生祭神时摆三道果盘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咱也不必苛求古人,就说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只因为“卧佛”与“offer”谐音,某些青年学子就去卧佛寺烧香,祈祷早日拿到国外名校的offer,不也是尽人皆知的老新闻嘛?
苏东坡推荐秦少游做太学博士
文章最后,让我们八卦一下那些与太学有关的宋朝名人。
最有名的可能要数李清照,她十八岁嫁给赵明诚,当时赵明诚二十岁,正在北宋太学读书。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不是太学生,但却在太学当过老师——李清照八岁时,李格非担任太学博士,相当于现在的副教授。
李清照是婉约派词人,另一个婉约派词人叫秦少游,苏东坡的门生,也在太学当过老师。1090年,通过苏东坡推荐,秦少游当上了太学博士。不过这次推荐遭到了苏东坡政敌的抨击:“秦观素号薄徒,恶性非一,岂可以为人师?”秦少游这种道德败坏的人,怎么有资格去大学当老师呢?
其实苏东坡的门生不止一个在太学当老师。有一个叫晁补之的学生,在太学当太学正;另一个叫张耒的学生,在太学做太学录。太学正和太学录都是主抓校风校纪的行政人员,宋仁宗时期可由学生兼任,后来由专职官员担任。
苏东坡没在太学当过官,也没有当过太学生,但他却和弟弟苏辙一起在太学门口租过房。1061年,苏氏兄弟在京城参加一年一度的制科考试(相当于高级公务员选拔考试),为了能在一个好的学习环境里专心备考,在太学正门东南侧租了一所民房。
我们都读过田园派诗人范成大的名作:“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其实范成大是南宋政治家,官居副宰相,他曾经对南宋太学进行改革,增加太学生当官的选拔名额。范成大有一个堂兄范成象,则在太学里担任太学录。
南宋最著名的豪放派词人是辛弃疾,他娶妻范氏,而范氏的父亲——也就是辛弃疾的岳父——名叫范邦彦,曾经是北宋末年的一名太学生。范邦彦在北宋没有当上官,北宋灭亡以后,此人官瘾未减,参加了金国的科举考试,做了金国的官。当然,后来他又投奔了南宋。
来源:北京青年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泰山香烟价格表和图片柠檬片泡水的作用止咳化痰偏方伪早泄鸡内金的副作用腰酸是怎么回事足疗穴位图微整形除皱新鲜猴头菇健康饮食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