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最严监管降临


该来的躲不过,自从“数据门”之后,Facebook就成了全球政府监管名单上的常客,从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安全,到个人信息保护的漏洞,Facebook被问了个遍,甚至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代价。
这一次,Facebook则是触及了垄断问题。全球十大社交平台中,Facebook就占了4个,隐形权力不言而喻。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及地区的集体声讨下,Facebook似乎真的危险了。

最严监管降临



两起诉讼
小道消息传了数天之后,Facebook的命运之锤落了下来。当地时间12月10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及地区的总检察长联盟分别对Facebook提起了两起反垄断诉讼。
这两起诉讼针对的是Facebook的两笔主要收购:社交媒体Instagram和WhatsApp。
对于以上诉讼,作为总检察长联盟的领导者,纽约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指出,“近十年来,Facebook一直在利用其主导地位和垄断力量打压较小的竞争对手,扼杀竞争,这一切都是以牺牲普通用户为代价的,这家公司在竞争对手威胁到公司统治地位之前就收购了他们。”
Facebook收购Instagram是在2012年4月,付出的代价是10亿美元,是当时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估值高达10亿美元的应用软件。彼时,美国科技博客BI撰稿人尼古拉斯·卡森就曾指出,“Facebook不是为了收购机遇,他们只是想拿下对Facebook图片功能威胁最大的竞争对手Instagram”。
两年之后,Facebook如法炮制,于2014年2月收购了WhatsApp,作价190亿美元,成为彼时Facebook成立以来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也是互联网领域金额最大的收购之一。
不得不说,在收购方面,Facebook眼光独到,即便彼时付出的代价高昂,如今的回报也十分丰厚。今年2月,WhatsApp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了20亿。Instagram的估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0亿。
“个人社交网络对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非常重要。Facebook巩固其垄断地位的行为剥夺了消费者从竞争中获得的好处。我们的目标是终止Facebook的反竞争行为,以便创新和自由竞争能够蓬勃发展。”在诉讼讲话中,FTC竞争局局长Ian Conner表示。
因此,FTC希望向联邦法院寻求一项永久禁令:要求Facebook剥离包括Instagram和WhatsApp在内的资产,禁止Facebook向软件开发者施加反竞争条件,并且Facebook未来的收并购案都必须寻求事先通知和批准。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本周三收盘,Facebook股价下跌了1.93%,报277.92美元。对于诉讼的相关问题以及之后的应对措施,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Facebook方面,不过截止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漏风的大厦
“Facebook过去10年最重要的两次收购分别是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收购的时候这两个公司都是处在亏损状态,公司规模并不大。比起传统行业并购营收、利润和规模都很大的同行,Facebook这种收购模式起码看起来比较正常。”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Facebook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两起收购案在当年都得到了FTC和反垄断监管部门的许可,FTC甚至以5:0全票通过了Facebook对Instagram的交易。
但现在,情况已经变了,Facebook已经太大了。树大招风或许是对Facebook最好的形容,在Instagram和WhatsApp的加持下,再加上自身App的地位,Facebook几乎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社交帝国。
根据在线统计数据网站Statista发布的排名,2020年10月,全球社交软件用户月活量前十中,Facebook以27.01亿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一,WhatsApp与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均以20亿活跃用户数排行第二,Facebook旗下的聊天软件messenger和Instagram则分别以13亿和11.58亿排名第四和第六位。

最严监管降临



除了Instagram和WhatsApp以外,Facebook从未停下“买买买”的步伐。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Facebook收购的企业数量达到84家。
在王超看来,从业务层面上看,Facebook全球拥有20亿用户,是全球第一大的社交网络,在美国也是第一大社交网络,比起谷歌、微软的一些社交产品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说Facebook的确拥有垄断地位。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一旦Facebook买下一家公司,它就得到了公司背后的人才。对于一家科技企业而言,收购几乎是确保Facebook招到最有创造力、执行力和市场敏锐度的人的最有效途径。
坚固的护城河、庞大的用户群、富创造力的人才,都意味着流量和利益。在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中,Facebook三季度营收为214.7亿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76.52亿美元,增长了22%;净利润为78.4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0.91亿美元相比,涨幅达到29%。
在资本市场上,Facebook最近的表现也顺风顺水。从今年3月的低点至今,Facebook的股价已经上涨了85.6%,截至本周三美股收盘,Facebook的市值高达7915.91亿美元。
但这座庞大的社交帝国早已暗藏危机,此次的反垄断调查其实已经“蓄谋已久”。去年9月,纽约州启动了对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之后10月,Letitia James宣布,45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以及关岛的总检察长都将调查Facebook是否妨害竞争。今年7月,扎克伯格曾参加了众议院的听证会,回应众议员对其涉嫌垄断的指控。
除了美国,在全球,Facebook也面临着接二连三的调查。今年6月,德国最高法院裁定Facebook必须遵守该国反垄断机构此前颁布的一项旨在限制公司非法收集用户数据的条例,在裁定中,监管机构称Facebook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此外,印度的反垄断监管机构也对Facebook收购信实工业的数字资产10%股份的交易发起了审查。
反垄断浪潮
Facebook或许应该庆幸,来势汹汹的反垄断浪潮针对的不只是自己。今年10月6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详细记录了过去16个月对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垄断调查。
这份长达449页的报告指出,上述互联网巨头都有着利用“致命收购”打压对手、收取过高费用和迫使小企业签订“压迫合约”的垄断行为。
在这一背景下,谁都逃不过。就在Facebook面临两起诉讼的前一天,得克萨斯州检察长Ken Paxton警告称,谷歌“未来数周和数月”可能在多州面临更多诉讼。而得克萨斯州则领导了一个由50个州和地区的司法部长组成的小组,于2019年9月起对谷歌进行调查。
“美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是从实向虚迈进,可能会逐步常态化,”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解释称,过去市场监管是聚焦在传统企业上,而现在伴随着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壮大,比如大企业通过收购把竞争对手收为自己的子公司,的确有垄断的嫌疑,因此监管也开始向互联网企业扩展。
另一方面,杨世界也指出,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企业开始成为基础资源性的企业,未来将会代表基础生产力,而如果任由企业垄断性发展,对于美国互联网的行业发展不利,没有市场竞争,就不能产生创新,对于以科技创新为战略的美国政府来说,是不愿意见到的。
为了遏制垄断性的发展,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报告中提出了一些反垄断建议,包括迫使科技公司分拆,实施业务结构等。
对此,杨世界分析称,大企业收购分为几种,一种是与自身业务有互补性的,另外一种收购是出于减少内耗成本的考虑。对于前者,如果业务互补,分拆对企业的冲击肯定是挺大的;但如果业务互补性不强,分拆反而可能有利于这两家公司的独立发展,也有很多企业会选择把子公司独立出去,进行资本运作,加速拥抱市场。
不过,王超并不认为最后Facebook会被拆分,“在世纪初的反垄断调查后,微软缴纳了罚款并没有被拆分。实际上Facebook对网络效应比微软还要依赖,如果离开了母公司的流量、技术、人才等导入,Instagram和WhatsApp发展肯定是不如现在好。就像腾讯一样,微信直接带来的收益有限,但是微信对整个腾讯是不可或缺的,游戏、媒体业务都依赖微信的导流。Facebook也是同样道理,拆分之后Facebook几大业务就会分崩离析”。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原味网原味恋物网武汉代孕价格表 女生原味网站唐雪助孕服务中心原味恋物社区香港验血二手原味部落原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