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法国版“超级战士”呼之欲出,专家表示需警惕



科技日报记者 张 强
科幻电影中的“超级战士”或许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法国军事伦理委员会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法国军队获准研发“超级战士”,包括使用药物、假肢和植入芯片强化士兵的大脑和体能。而法国国防部长帕利则称,“我们需要面对现实,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都需要做好准备”。
这是近年来,少有的以国家军队高层披露信息证实“超级战士”项目存在。
那么,法国披露的相关技术手段究竟是什么?它们是如何提升士兵战斗力的?我们又该如何看待此类技术的应用?针对这些问题,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军队使用药物不是新鲜事儿
法国打造“超级战士”的第一个手段就是采用药物。
类似的“超级战士”常常会出现在漫画和科幻电影中,其代表角色就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原本是一个瘦弱的新兵,在注射特殊药物后,力量、速度、耐力等各项体能都远超出于常人,变成了“超级战士”。
“人类使用药物提升人体机能早已有之,最广为人知的就是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去提升成绩。当然,这种手段并不光彩,也早已被明令禁止。在战场上,当战士们需要以死相拼时,使用药物去提升耐疲劳度、反应速度和认知能力,当然可以理解。比如在阿富汗战场上,美军为提升夜间执勤能力,就给士兵使用含咖啡因的口香糖以提升人体机能和认知能力。”军事研究员兰顺正表示。
战争中,药物很早之前就开始使用。
国防科技大学贾珍珍博士介绍,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日本等国家就将甲基苯丙胺列为军需药品,用来消除疲劳以及提高连续工作的能力。二战期间,这种药物继续在纳粹军队中广泛使用。臭名昭著的日本“神风特攻队”敢死队员,就是服用了该药物后实施自杀式袭击的。
至于法国,军队使用药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贾珍珍介绍,海湾战争期间,法国军队也曾让自己的士兵服用一种叫做莫达非尼的药物。服用了这种药物的士兵在战场上精力充沛,不困也不累,可以连续战斗3天不休息。
脑控和外骨骼技术将会大量应用
在科幻电影《明日边缘》中,军用单兵外骨骼系统伴随着主角完成了剧情的惊天逆转;而在科幻电影《阿凡达》中,人类使用脑-机接口技术控制克隆纳美人的身体执行任务。
未来,法国军队或许会使用类似的技术对士兵进行改造和训练。
外媒披露,假肢和植入芯片是法国打造“超级战士”的另一手段,以此来强化士兵的大脑和体能。
“从字面意思看,这可能意味着脑控武器以及单兵外骨骼等技术装备将会使用到法国军队中。”兰顺正说。
“脑控技术,通俗地讲,就是双通道脑-机接口技术,试图在内在人脑与外在机械体之间建立信息传递的通道。脑-机接口是在人或动物脑与外部设备间创建的直接连接通路,允许脑和外部设备间进行单向或双向的信息传递。”贾珍珍介绍,“脑控技术的根本特征在于用意念控制行为,即通过物理手段将大脑与外部相联接实现大脑对外部事物的控制。”
就在前不久,科技大佬马斯克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举行发布会,通过现场的三只小猪和实时神经元活动演示,展示了Neuralink 脑机接口技术的实际应用过程。
世界军事强国则早已开展脑控技术在军事领域应用的研究。
贾珍珍介绍,美国防部投入巨资支持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生物技术办公室的神经科学项目,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脑-机接口技术的应用。DARPA发展了“革命性义肢”、“手本体触觉接口”项目,旨在打造如天然手臂般的假肢,同时开发脑控假肢系统。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国士兵执行大部分任务时需要背负的装备总重超过57公斤。为此,研发并使用能够使单兵速度更快、力量更强的单兵外骨骼,逐渐成为各大军事强国的共识。
比如,法国武器装备总署投资研制的“大力神”外骨骼系统,重17公斤,可举起60公斤的重物。“大力神”没有采用任何传感器来记录人体运动,系统的操作完全基于控制算法,使其能够明白使用者的意图并与之配合完成各种动作。
兰顺正指出,“从目前技术趋势来看,脑控技术和外骨骼技术确实会得到大量发展。这两种技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战士的力量和敏捷,提升战场适应能力和战斗能力。但即便是不从军事角度看,这两种技术也有着广泛的民用前景。比如,残疾人可以利用脑控技术和外骨骼技术改善生活质量等等,这些都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
打造“超级战士”应接受监管
“实际上,给士兵使用药物,或者辅以其他装备以打造‘超级战士’早已有之,只是之前少有公开的报道,多以零星地、细枝末节的信息出现。”兰顺正说,“而此次法国,以法国军事伦理委员会的名义公开类似研究,是比较少见的。可以说,法国军方高层释放的这些信息,撕开了这个领域的一层‘遮羞布’,使得这种手段得以光明正大的出现,未来或许会导致一些国家加快推进此类研究。此举可能会增加未来战争的烈度,使战场更加残酷。”
针对这些技术手段,法国军事委员会称,该国应该在军事领域维持优势,以应对一系列战略挑战,但必须遵守军队规范和人性准则,因此禁止通过任何方式影响士兵在使用武力或人道感知上的判断,例如通过植入装置影响或改变其自由意志,导致其无法回归社会。
然而,贾珍珍指出,“无论是消除对战争的恐惧,还是减少士兵的疲劳,用于这些用途的药物原理都较为类似,就是通过刺激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使特定的神经反应降低,而其他的神经兴奋度提高,从而达到预期的目的。但目前看这些药物大都具有明显、严重的副作用,且其效果都是十分短暂的,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体机能。历史上,给无数家庭带来伤痛的战场综合症集中爆发,也与战争中精神类药物的滥用不无关联。”
兰顺正也指出,“类似技术的广泛应用在目前看是势不可挡的,为未来战争打造‘超级战士’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此类技术不加控制的使用很容易造成失控,是一把不折不扣的‘双刃剑’,我们要利用其好的一面,而遏制其恶的一面。因此必须用规范的立法、制度的建立以及道德的制约来约束此类技术的滥用,并对此类技术的发展进行及时的追踪与监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武汉代孕价格表 唐雪助孕服务中心香港验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