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自杀率最高的国家_市长自杀、艺人自杀,韩国的自杀率为何这么高?

隔空吊唁的壹读君|彤子
7月13日,首尔市长朴元淳遗体告别仪式在雨中举行。
虽然疫情期间,为防止人员聚集,这次告别仪式主要在线上举行。但依旧有2万余人前往首尔广场灵堂吊唁朴元淳。
三天前,这位市长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但此前,他看起来似乎前途光明。
2011年,朴元淳凭借良好口碑以素人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首尔市长,并以53.4%的得票率获胜,之后两度连任,是唯一一位两度获得连任的首尔市长。
在武汉疫情最严重时,朴元淳曾录制视频为武汉加油。
他还被认为是2022年韩国总统选举的有力候选人。
但就在他失踪的前一天,其前秘书曾向警方报案,称自己长期遭受朴元淳的性骚扰。第二天就传来了他自杀的消息。
有人觉得这是“畏罪自杀”,有人认为这是“政治迫害”,目前尚未有调查结果。
对比其他国家,各国政坛也有不少身陷性丑闻的政要,却鲜有人为此自杀。
事实上,一直以来,韩国政界、娱乐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名人自杀的消息,名人轻生甚至引发了民众效仿的负面效应。
是什么导致了韩国自杀率高,从平民到艺人再到总统,概莫能外?
常年亚洲第一的自杀率
据《世界卫生统计》报告,在提交数据的国家中,2015、2016年韩国的自杀率位居亚洲发达国家第一、全球第四。2015年每一百万名韩国人中,有284人自杀;2016年每一百万名韩国人中,有269人自杀。
韩国2007年~2017年自杀人数及自杀率
经济退行或许是部分韩国人自杀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3年的调查数据显示,20~30岁的年轻人中,自杀位居死亡原因之首。当时的大学毕业生被称为“88万韩元世代”,因为他们的月薪很难超过88万韩元(当时约为人民币5000元)。这是当时经济下行酿成的悲剧,之后的韩国经济每况愈下,到了2018年,10.5%的年轻人连工作都找不到。
找到工作的年轻人也开心不了几天,经济下行还会导致失业率上升。
韩国逐年攀升的失业率
失业给中年人带来更沉重的打击,导致他们妻离子散、家庭解体,这又成了30~40岁中年群体选择自杀的主因。
然而,与失业率“成正比”的还有连年上升的人均GDP。
走高的失业率搭配上升的人均GDP,结果是社会贫富差距的割裂。
如同斩获奥斯卡四项重磅奖项的韩国电影《寄生虫》,近些年不少韩国影视作品都在影射韩国社会的贫富差距。
韩国经济一直掌控在财阀手中,仅三星集团的营业额占比就几乎达到韩国全国GDP的25%。
贫穷已令韩国的社会氛围很压抑,而韩国的“前辈文化”又使之雪上加霜。
在韩国,年龄是初次见面必须交换的“情报信息”,因为韩国不仅有“长幼尊卑之分”,还有“前后尊卑之分”。韩语中的敬语、非敬语就是为“尊卑”之分特设的。
只要年纪长,哪怕只有一岁,打或欺负对方都是天经地义的行为,这就是韩国特有的“前辈文化”,这种文化贯穿校园、军队、职场、家庭,在韩国无处不在。
电影《假如爱有天意》中,男主因上课迟到被前辈用棍子打屁股。挨了3下板子后,男主直叫:“腰!腰!”前辈则说:“好好呆着!不然打断你的胳膊!”
男主趴在地上还要一边鞠躬,一边向前辈求饶
随着社会发展,如今的韩国校园里已经不用趴在地上被棍子打了,但前辈随手扇后辈的头依旧“天经地义”,这无形间降低了很多人的幸福感。
经济下行加上韩国等级森严的“前辈文化”,使韩国人民的心理长期处于不健康状态。
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观念
韩国把“男女有别”的教育观发挥得淋漓尽致,从保留至今的单性别学校就能略见一斑。
在韩国当然也有男女同校制。在小说、电影《82年的金智英》中,主角金智英在男女同校的学校中发现了另一种“男女有别”:
为什么学校要让男同学先排学号,为什么男同学总是一号,凡事也都从男同学开始,好像男孩优先于女孩是理所当然之事……
当男女出现在同一场合时,男尊女卑的现象就会显现出来。在金智英上学前就能明显体会到家庭中,自己的地位不及弟弟。
这种男女间的等级差异会贯穿始终:金智英上学时被男生跟踪,父亲指责她裙子短;工作后,公司要求她参加聚餐,陪男性部长喝酒;结婚后,有了小孩的她成了没有收入的全职家庭主妇,被婆家呼来喝去。
在韩国,职场女强人也是不受欢迎的“物种”。金智英有个学霸级的学姐非常想进入某公司工作,那家公司是通过学校系办推荐招募员工,而教授们不推荐这位学姐的理由是:
“女孩子太聪明,公司也会觉得有压力,像现在也是,你看,你知道自己给别人多大压力吗?”
更可悲的是貌美的女性在韩国也过不好。自2005年至今,韩国的自杀艺人已经超过30名,其中大部分是女艺人。如近期相继自杀的艺人崔雪莉,及其闺蜜具荷拉。
具荷拉在社交媒体上直播悼念闺蜜
早年间比较出名的自杀女艺人是2008年离世的崔真实。
演员朴真熙为此于2009年发表硕士论文《关于演员压力、忧郁和自杀想法的研究》,其中指出38.9%的演员深受抑郁症困扰,40%想过自杀。私生活过度曝光、恶意留言、收入不稳定等因素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
这些确实是艺人自杀的部分原因,但还有一部分原因依旧是韩国男尊女卑的观念,导致了女艺人被潜规则的现象泛滥。
韩国电视电影演出艺人协会针对性招待问题对183名韩国艺人进行了调查,其中19.1%(35人)表示自己或同事曾做过性招待。
艺人当然有权利拒绝这种要求,但62.3%(114名)的艺人表示,拒绝经纪公司的要求后,会产生换角、停演等不良后果,比如2007年1月,歌手U-Nee因无法承受公司定制“性感路线”带来的争议而自杀。
政客自杀的“耻感文化”
韩国除了总统不得善终,不少官员、公务员也爱自杀。
2009年5月,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因亲属涉贪腐跳崖自杀;2019年7月,曾任首尔市副市长的郑斗彦疑患抑郁症自杀;2020年02月,韩国防疫官员跳汉江自杀。
这当中,有些人是高处不胜寒的精神压力导致自杀;有些人是政治迫害下,为保全家人不受牵连而自杀;还有些人是道德感过高,因“耻感文化”而自杀。
“耻感文化”一词来源于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撰写的《菊与刀》,这个词本来是诠释日本民族特有文化而衍生的。
但“耻感文化”其实是源自中国儒家文化中的礼义廉耻,知耻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韩诗外传》卷二有个李离伏剑的故事。
李离是晋文侯的狱官,因错信下属的话误判他人死罪,于是他将自己关押起来,请晋文侯判他死罪。晋文侯当然不愿意杀他,拼命为他开脱,但李离说:“政乱国危,君之忧也;军败卒乱,将之忧也。夫无能以事君,闇行以临官,是无功不食禄也。臣不能以虚自诬。”然后自刎。
作为中国、日本的邻邦,韩国也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不少官员工作上出点差错就引咎辞职。
同样是涉嫌性骚扰,釜山市长引咎辞职,朴元淳为什么会自杀?
早年间朴元淳一直处在韩国抗击性骚扰的一线战场。1986年,他是遭受警员性虐待女大学生权正淑的律师团成员之一;1993年,他曾代理韩国第一起性骚扰诉讼案,改变了韩国司法机关对性骚扰事件有罪不罚的历史;他还参与了为慰安妇争取权益的对日诉讼活动。
以抗击性骚扰立身,现在却被前秘书举报性骚扰,这对他而言自然是莫大的耻辱。
自杀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韩国的高自杀率背后是失业率、性侵率、男权主导,但这真的只是韩国的问题吗?

中国自杀的明星,2020年泰国自杀率升高

泰国网报道,据泰媒消息,日前,泰国卫生部精神卫生司(DMH)司长在采访中透露了泰国自杀相关的最新情况,称2020年泰国的自杀率为7.3/100000,较往年有所升高。在过去的5-6年泰国的自杀成功率稳定在6/100000。
2020年泰国人排名前三的自杀原因与2019年相同,依次为与亲密的人之间的关系问题、慢性疾病或精神健康问题、经济压力问题。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经济压力导致自杀的情况开始增多,DMH提醒需要对这方面的弱势群体加以重视。
在新冠疫期爆发后人们的精神压力也随之变大。据统计,2020年全年泰国约有70万人通过心理健康热线咨询健康问题,2021年1月咨询人数攀升,仅1个月就有18万人咨询,咨询的问题大多与新冠造成的压力有关。(来源:见水印)

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日本去年2万人死于自杀!为什么日本的自杀率那么高?

中新网5月18日电法国《欧洲时报》刊发文章称,“虐待”、“隔离”、“抛弃”、“集体排斥”,法国社会是否对老年人不公?当地时间5月16日,CCNE(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公布的一份公报中表示,法国养老机构的体制僵化是一种对老年人的集体“隔离”,甚至是“虐待”。
资料图:躺在养老院的老人们。
文章摘编如下:
养老院40%的老人有抑郁症
法国有近60万的老人分布在遍布全法的7200所养老院里,其中“3/4的人表示不希望在养老院里度过晚年”。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女性,平均年龄为85岁,平均住养老院的时间为2年半。他们感觉到被社会抛弃,有人“有屈辱感”,他们觉得在养老院度过晚年是一种“折磨”。很多人因不愿接受这一现实而情绪抑郁。
这种心态往往得不到陪护人员理解,大量的老人生病,甚至在“屈辱”的感觉中郁郁而终。住在养老院的人中有“40%有抑郁症状;11%有自杀念头”。老年精神科医生PierreVandel在报告中指出,“在老年人中,抑郁症很常见。因医疗陪护人员往往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老人们往往被漏诊或误诊”。“法国是欧洲国家里75岁以上的人中,自杀率最高的国家”,85岁以上是法国自杀率最高的年龄段。
RégisAubry教授认为,把75岁以上的人纳入养老体制,让他们离开家自行适应集体生活。违背他们本人意愿,把他们的晚年整个交给医生和陪护,社会和相关的个人将责任撇干净,这简直就是一种“道德败坏”,会导致对老年人“潜在的”的虐待。
“集中居住的形式往往使得生活条件下降”,而且“费用高昂”。报告中提到“中等价格为每月1949欧元,相当于享受社会福利前的退休人员平均月收入的114%。”且“医护人员短缺、护理差强人意”,老人们越来越深切地感到被抛弃和被孤立。
养老院意义何在?
CCNE在2016年10月养老院罢工活动发起之前提出过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将老年人集中在所谓的养老院到底有什么的意义?养老院是否是一个安享晚年的好选择?”
从确保他们安全和健康的角度来说,初衷是好的。但是,“从道德层面,尤其是在个体受尊重”的角度来说则不然。报告质疑,“凭什么限制某个年龄段的人的生存空间,将他们囿于方寸之内共同生活?劳动经济和安全角度的合理性是否应该凌驾于个人对生活住所的自主选择的意愿之上?是否应该将老年人纳入整体社会结构,以符合年龄和人口构成多样性的社会定义?”。
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认为寿命长并不代表其活得幸福。
如果说家庭护理往往“很困难,甚至不可能实现”的话,那是因为亲属往往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撑,而且家庭护理类职业也“没有得到足够的社会重视和合理的报酬”。CCNE认为“虽然可能不会被广泛接受”,但依然要“保障所有人,不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社会地位上都享有健康的权利”。
老人不再受到尊重
除了相关的资源不足的问题之外,CCNE还指出,法国社会,尤其是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扭曲,和误导了社会认知”,淡化了“弱势人群”,过度渲染“年轻和健康”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针对老年人的孤立和轻视,形成“年龄歧视”,造成上了年纪的人是“负担”、“多余”、“过时”的普遍的负面印象。
CCNE认为,“长者的威信由于经验论的可信度的降低而被减弱。在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社会不再认为年龄和知识积累成正比,这种观念已经过时了”。
这种“年龄歧视”体现在很多的日常细节里:比如很多护理人员往往因为给老人脱衣服太花时间而让他们穿着衣服体检。CCNE认为,“这种做法导致漏掉一些重大疾病的临床体征”。急诊中,老年人因不能及时而清楚地描述自己的症状,导致病情得不到重视,使他们的处境进一步恶化。
这种大大小小的歧视现象日积月累,导致人们淡化了对“年龄歧视”危险性的意识,使得老年人在社会上被“孤立”,报告中强调,“得益于新的医疗手段,人们的寿命延长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活得更幸福了。这种给老年人强加约束的体制将他们的晚年生活变成了一种煎熬,而幸福的晚年不仅仅关乎医学和健康”。
建议代际合住、亲属陪伴
CCNE的主席Jean-FrançoisDelfraissy教授表示,他们提出的意见既是道德性的,也是政策性的,“养老院机构依然存在,但是要打破限制了人们既有能力和自主愿望的一些规范”。CCNE提出停止对老年人的隔离,尊重他们的自主性,以便“让他们的晚年更有意义”。
除此之外,CCNE还给出了一份比较具体的,甚至技术性的建议清单来改善体制,例如,他们提出“养老院之外的养老院”,建议不要将养老院隔离起来,而是整合到新的住宅建筑物中,或者让不同年龄段的人合住。还可以选择让老年人自我管理,增强他们的自主性和相互间的团结。
要改善老年人的生活状况,必须改革社会养老体制,促进不同代人的沟通,减少老年人的孤独感
他们还提出要改善社会福利,以鼓励亲属亲自陪护病人和残疾人。并建议设立第5种社会保险以保障弱势人群。报告中还建议将尊老纳入学校教育中,鼓励孩子“把帮助弱势群体当作一项必要的民主责任”,推动“代际间”共同生活。

离婚率最高的城市,日本去年2万人死于自杀!为什么日本的自杀率那么高?

前阵子,日本艺人三浦春马自杀事件轰动一时,人们除了惋惜之外,开始探讨日本人自杀的原因。
据日本媒体报道,2019年日本共有20169人死于自杀,从自杀者的年龄来看,虽然40岁以上自杀者的人数在逐渐减少,但20岁以下自杀者的人数出现了增长。据了解,自杀已成为日本15岁至39岁人群的首要死因。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资料显示,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15岁至34岁人群的首要死因是自杀。
据了解,2019年日本的自杀人数是自1978年有此项统计以来最少的一年。虽说相比过去,日本的自杀人数连年减少,但由于收到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面对失业、收入减少、破产等问题,让2020年的情况令人担忧。
自杀率高,似乎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的特点,到底是为什么呢?
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却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年轻人自杀,其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既包括日本独特的传统文化信仰,又与近代日本经济变化、家庭模式、媒体导向等因素脱不了干系。
首先是日本一直都有着一种独特的“自杀文化”。影视片中,日本人“切腹”行为总是让人充满不解,实际上与日本人推崇武士道精神有关,他们认为武士就应当不惧怕死。另外,又学者认为日本文化是一种耻感文化,履行职责和义务在日本人看来是不可违逆的,否则就是耻辱,很多人“不堪耻辱”只有选择自杀而死。
其次,上世纪末的泡沫经济也是让诸多日本人走向死亡的重要影响因素。90年代,日本经处于停滞状态,大量资金、企业、个人的资产瞬间蒸发,失业率不断攀升,人们生活变得贫苦,许多人走向了自杀的道路。
还有,日本日益淡漠的家庭关系也是年轻人自杀的重要因素,而文学作品的日益渲染、媒体的推波助澜,也在影响日本年轻人的观念,导致自杀倾向增长,比如发布于1997年的畅销书《失乐园》就是一部强烈表达死亡之美的作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