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宁夏“空壳村”破壳迎新生


原标题:宁夏“空壳村”破壳迎新生12月1日,宁夏大部分地区都飘起了雪花,位于银川市金凤区丰登镇润丰村移民安置区北侧的温棚内却十分热闹——刚刚成熟的草莓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采摘。
润丰村是金凤区“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移民村,327户村民都是2017年8月才从300多公里外的宁夏西吉县白崖乡半子沟村搬来的。“从西海固大山深处搬迁来,一切都是从零开始,集体经济也是刚刚起步。”润丰村党支部书记王施程说,我们在政府支持下,充分发挥距离银川市区近、生态资源好的优势,发展近郊休闲农业,建成了有100栋温棚的设施农业产业园,采取“支部+企业+农户”的经营模式,仅这一项,预计今年就可以为村集体带来近60万元的收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提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近年来,宁夏把坚持和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重要抓手,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组织优势,把党员、群众组织起来,有效利用各种资源资产资金,因地制宜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2018年、2019年两年间,消除空壳村1202个,占行政村总数的53.9%。截至2019年年底,全区有经营收益的行政村1959个,占行政村总数的87.8%,同比增长21.8%。2020年上半年,全区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达4.99亿元,中央和自治区财政资金扶持的776个项目村很好地发挥了稳定农村就业、稳定农民收入的作用,全区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乡村治理的能力持续提升,村级自我保障和服务群众的能力持续增强。
党建引领,确保集体经济有人抓
今年3月,“关于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一封信”被送到宁夏5个地级市委书记和22个县(市、区)党委书记手中。这封落款为中共宁夏区委组织部的信中要求党委书记:扛起主责,亲自谋划、亲自推动,扶持发展一批乡村特色优势产业,示范带动一批创新项目,推动建强组织、发展产业、服务群众紧密结合,努力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
“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关系到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的重大政治问题。”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石岱说,只有不断加大政策支持、资金扶持和统筹推进力度,逐步实现村村有稳定的集体经济收入,才能持续增强村级自我保障和服务群众能力,全面提升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
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党执政的“神经末梢”,也是农村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但长期以来,有的村“两委”班子软弱涣散,战斗堡垒作用发挥不充分,出现村级事务无人管、集体经济无人抓的局面。
为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和组织优势,宁夏把选优配强村“两委”班子、实施“两个带头人”工程与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结合起来,把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考核督查与年度基层党组织星级评定紧密结合,鼓励村党组织书记、班子成员兼任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村党组织提名推荐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层负责人,选配合适的经营管理人员和发展带头人,组建愿抓经济、会抓经济的“领头羊”。
走进固原市隆德县凤岭乡李士村,远远飘来浓浓的醋香。“你尝尝我们村酿造的醋,味道好得很。”李士村党支部书记、凤河醋厂理事长齐永新热情推介。
李士村位于偏远山区,曾经产业薄弱、村貌破旧、村集体经济“空壳”。2017年,赶上中央财政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机遇,李士村争取到扶持资金200万元。齐永新首先想到发展酿醋产业:“早在明清时期,我们村的手工制醋就很有名,民间农家都有做香醋生意的传统。”
齐永新的想法刚提出来,就遭到一些村民质疑。“过去酿醋只能糊个口,靠这能脱贫致富吗?”“万一赔了,集体资金岂不是打水漂了?”
齐永新带着班子成员反复做思想工作,打消村民顾虑。2017年9月,李士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决定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建设凤河醋厂和意兴油坊。当年10月,酿出的300斤醋全部卖光,此后销量逐月递增,大伙儿的心一下就踏实了。今年,醋厂满负荷运转,每月酿醋两万斤,都销往周边超市。
2018年以来,李士村集体经济收入连续两年突破38万元,除一部分留作壮大集体经济资金和公益金外,全村1155口人每人拿到了200元至1600元不等的分红。齐永新还被推选为凤河醋厂的理事长。随着村级集体经济逐渐壮大,群众对“两委”班子越来越认可,越来越信任,村上的事大家商量着来,全村人更团结了。
宁夏还把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作为建强组织、锤炼党性、提升能力的“试金石”,通过“党组织+合作组织+农户”等方式,形成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有人抓、有人管、有人推的合力,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不断增强。
为建强头雁队伍,银川市从致富能手、本乡本土大学毕业生中选配政治素质好、带富能力强的新任村党组织书记106名,培育党员致富带头人1200余名,并进行专题培训,为村党组织书记“蓄力补钙”。今年,银川市在193个行政村组织实施了发展壮大集体经济项目,99%的村集体经济收入过10万元,其中104个村收入过百万元。
创新模式,探索集体经济多元经营模式
石嘴山市平罗县陶乐镇庙庙湖村肉羊集中养殖园区,养殖户丁风明正忙着添喂饲料。“两年前,村里建起了养殖园区,我一口气租了4个圈棚,养了200只羊。要不,我能供起四个大学生?”丁风明说。
庙庙湖村是宁夏“十二五”生态移民村,全村近7000人来自宁夏南部的西吉县。刚搬来时,村里没有像样的产业,农民收入不稳定,更别提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了。
2017年,平罗县被列入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探索通过清产核资、股份量化等盘活农村集体资产,这为庙庙湖村发展集体经济带来了机遇。通过清查核实,全村量化集体资产3846.68万元,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6791人,配置总股数6657.1股。“集体资产明晰了,下一步整合资金搞村企合作、发展集体经济就好办了。”村党支部书记马德成说。
2017年,庙庙湖村通过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引进宁夏新丝陆服饰有限公司,在村里建起了扶贫车间,吸纳长期稳定就业130人,人均月收入2600元左右。同时将争取到的扶持壮大村级集体资金200万元入股该公司,村集体占股3.5%,已实现分红收益30万元。
搞养殖、办厂子的同时,村集体还整合利用1600余万元各类扶贫资金新建28座六跨连体钢屋架大棚,并引入一家农业科技公司。“种苗、化肥、技术由公司统一配送,直接和合作社签订单,农户只需每年向合作社支付大棚租赁费。”马德成说,去年,通过发展集体种养殖业、村企合作办厂、流转集体土地等,庙庙湖村集体经济纯收入141万元。村上拿出100万元给股民分红,成为石嘴山市第一个向村民分红的移民村。
这些“空壳村”的“破壳”,是宁夏农村集体经济在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前提下、探索多种形式规模经营的一面镜子。
作为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省(区),宁夏通过建立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和产权登记制度、深化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两权抵押”改革等8项改革任务,逐步构建起归属清晰、权能完整、流转顺畅、保护严格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为不断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提供了重要支撑和保障。
“随着自主经营、委托经营、合作经营、投资入股等集体经营新模式不断涌现,集体经济发展渠道拓宽了,农民就业增收的空间大大增加了,进一步增强了村级自我保障和服务群众能力。”宁夏回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厅长王刚说。
突出特色,夯实乡村振兴产业基础
金秋时节,位于六盘山区的西吉县硝河乡新庄村,畜禽粪便集中转化厂门前,不少群众将自家的牛粪、羊粪拉运到这里,加工成有机肥。
这个村几乎家家户户搞养殖,过去,畜禽粪便晒干后直接烧炕,不仅污染空气,地里也无肥可施,让本就瘠薄的土地更加贫瘠。去年,村党支部书记王元明带领村干部多方考察学习,引进山东一家环保企业,合作建设水暖炕项目,畜禽粪便还可以循环化利用。
“今年是免费加工,就是要让大家知道有机肥是个啥样子,施在地里有啥效果。”王元明说。
2019以来,中央重点扶持宁夏776个行政村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中央财政每村一次性补助50万元,自治区财政按照1∶1比例安排配套资金,市县乡村加大资金整合力度,两年累计投入扶持壮大村级集体经济项目资金13.95亿元,其中宁夏配套整合资金10.07亿元。
为最大化发挥扶持资金的“造血”功能,宁夏确定“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的原则,引导扶持资金因地制宜嫁接特色产业,支持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充分发挥乡村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形成“一村一业”“多村一业”“一乡一业”的比较优势,推动现代农业与乡村旅游、文化创意、生态文明、美丽乡村融合发展。
“集体经济发展好了,村‘两委’班子也有奖励呢!现在大家齐心协力发展经济的积极性非常高。”银川市贺兰县立岗镇通义村党支部书记马瑞宁说,县上出台政策,村集体经济收入50万元以上的,除了组织部要奖励8万元,还允许每年从集体经济收入中提取5%至15%的比例,奖励给参与生产经营活动的村“两委”班子成员。去年,通义村通过种水稻、养螃蟹,村集体经济收入44万元。
在宁夏,以实现和维护农民利益为根本前提的农村集体经济焕发出勃勃生机,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奠定了扎实基础,更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源头活水。(王建宏张文攀)
、孝金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