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19年骨肉分离苦寻无果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岩 崔峰
  “亲爱的宝贝,你在济源的哪个地方?19年了,爸爸每天都在想念你,从来没有把你刚出生的面孔从脑海里抹去……”10月18日,远在上海的安徽籍男子刘义功求助大河报记者,希望帮助他寻找远在千里之外失散19年的儿子。

19年骨肉分离苦寻无果



刘义功夫妇如今幸福的一家人
  刘义功告诉记者,数年间他和妻子惦念儿子的下落。其间曾多次奔赴河南济源寻访孩子的下落,但始终无果。
  19年前,他们在济源失去了孩子
  “当年我们并非故意遗弃孩子,”10月18日,电话中刘义功反复向大河报记者解释称,夫妻俩当年系受他人误导,并非故意遗弃孩子。对于文中所称遗弃孩子的说法,夫妻俩难以认同。
  遗弃的说法源于当地媒体的一则新闻报道。根据刘义功提供的一份照片,大河报记者看到,2001年5月27日,当地媒体刊登了一则新闻,标题为“狠心父母弃婴,白衣天使救助。”

19年骨肉分离苦寻无果



济源寻子路总是充满希望和失望
  该报道称,5月11日,从外地来的一对夫妻抱着其出生12天的新生儿来到市人民医院儿科就诊,住院两天后,以没钱为由,弃婴而走。
  面对无人照看的小生命,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解某某、护士长李某某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承担起照顾婴儿的责任。报道同时显示,目前,新生儿健康状况良好。
  寻访的过程中,刘义功意外获得这篇19年前记载着儿子重要信息的报纸。确认儿子当时健康还活着后,他唯一的愿望想尽快找到孩子的下落。
  记者了解到,1977年生的刘义功老家在安徽省金寨县,妻子时红莲小他三岁是河南信阳人。2000年左右,他带着已怀孕仨月的妻子开始到北京打工,在北京一番寻找后没有找到工作,他们随即辗转郑州,但仍没有找到工作,后来经人介绍进入济源克井煤矿打工。
  刘义功回忆,2001年农历4月20左右,由于打工居住的条件艰苦,孩子刚刚出生7天后便患上感冒,后发烧升级为肺炎转到济源市人民医院治疗。治疗10天左右,母子俩的高额花费让打工收入的刘义功不堪重负。
  那一年,他22岁,妻子19岁。面对昏迷不醒的孩子,在人地两生的异乡,经济窘迫的夫妻俩陷入了绝望。
  此刻,有医生告诉他孩子生存的希望不大,保住大人要紧。面对奄奄一息的孩子,一番权衡之后,夫妻俩选择了放弃给孩子治疗,遂带着伤心和失望离开了济源。
  得知孩子活着 数年苦寻却失望而归
  回到家乡没隔多久,有当地的熟人打电话告诉夫妻俩,他们的孩子不仅还活着且被送了人。问及具体信息,熟人也说不清楚。夫妻俩半信半疑,想继续进一步打听却没有任何线索。
  事情由此搁置数年。刘义功夫妻俩随后来到上海打拼,从事国际物流业务。数年间,夫妻俩凭着勤奋吃苦,也算事业有成,不仅在上海安家落户,而且有了一儿一女。

19年骨肉分离苦寻无果



往返河南济源成为夫妇俩最多的行程
  一晃数年过去了,生活虽然过得富裕幸福,但骨肉分离的伤痛,对夫妻俩无时无刻不是一种煎熬,他们对儿子的思念逐渐变得强烈起来。看到妻子时红莲经常以泪洗面,刘义功愧疚之余心如刀割。
  为缓解思念,每隔上一年或半年,夫妻俩都会乘坐高铁,从上海千里迢迢来到济源,来到曾经工作过的济源克井煤矿。
  他们不奢望找到儿子,只是在儿子当年出生地的旧址,驻足遥想往日的点点滴滴,喃喃倾诉对儿子的思念之情。
  “宝贝,妈妈想你了,弟弟妹妹都想你,马上你就20岁了,20年里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是没有线索。”由于过度思念儿子,刘义功的妻子时红莲患上了心脏病,并且精神恍惚,郁郁寡欢。
  今年以来,为了增加找到儿子的成功率,刘义功和妻子主动找到上海警方,抽取了血液提取了DNA,并将信息输入了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然而,截至目前,仍没有具体消息。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再困难也要找下去!”刘义功坚定地说。如果您有孩子线索,请致电13761836168。关于事件最新进展,大河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最新原味网原味恋物网女生原味网站原味恋物社区香港验血二手原味部落原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