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

大秧歌演员表全部_海阳大秧歌

作者:王月鹏
在我的故乡山东海阳有个说法,“没有秧歌不叫年”。我从小是不喜欢看秧歌的,觉得那种表演太闹腾,太程式化,不符合我的心性,自然就没有什么兴趣。这个看法被改变,是在离开故乡若干年之后,当我在外面经历了一些事,看过了各种“表演”,我才对海阳大秧歌这种表演形式有了真正的理解。
很多已经消失的乡村事物,在大秧歌里保留了下来。看似随意张扬的秧歌队伍,却有着严整的内在秩序,排在最前列的是执事部分,其次是乐队,随后是舞队。乐大夫是秧歌队的核心,这是一个最难扮演的角色,不仅要有很强的掌控能力,还得能够即兴编出合口押韵又讨喜的词儿。乐大夫唱罢,锣鼓点紧密起来,秧歌队开始绕场跑阵势,或单队或双队或多队,连续跑出巧妙变换、多姿多式的阵势。接下来,轮到歌舞角色出场了……
有一年春节,我在秧歌场上看到了我的邻居。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甚至略显呆板的人,没想到他在秧歌场上表现得那么“放纵”。他扮演的是货郎,穿街走巷的角色,与翠花是一对搭档,俩人讨价还价,打情骂俏,演得惟妙惟肖。那个邻居在秧歌场上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再加上化了浓妆,我当时没有认出是他,只觉得因为他的在场,因为他的动作的夸张和洒脱,整场秧歌变得生动起来,整个村庄变得生动起来,整个春节变得生动起来。
我把他在田间劳动时的表情和扭秧歌时的表情,联系到一起,心中很是感动。
海阳人通常愿说“扭秧歌”。一个“扭”字,神态百出。当然也有别的一些说法,比如“演秧歌”“跳秧歌”。相比而言,“扭”是最为生动和形象的。简单的动作,素朴的表达,他们就地取材,自编自导,以最朴素的方式,传达一些最朴素的信念。即使在当下,在各种表达方式几乎被穷尽的当下,这种表达依然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每年正月初一,扭秧歌的队伍浩浩荡荡,把乡间道路装点得热闹非凡,仪仗前导,鼓乐交响,演员边舞边行,以两路纵队为基本队形,节奏时快时慢,队形不断变换,若遇牌坊、寺庙、祠堂等,均行三拜九叩礼。若是两支秧歌队相逢,那就更热闹了,双方的乐大夫要大幅度地参拜,两支队伍更要尽情斗舞,腾挪弹跳,各家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这个时候整条街都沸腾了,直到舞得尽兴,双方才来一番大礼互拜,就此别过。
这是一种大众语言,是一种来自民间,也被民间所懂得和接受的方式。他们把此刻的生活,艺术化了。
关于艺术,眼下可谓流派纷呈,一茬又一茬的所谓实验、先锋,以不同的姿态登场。而大秧歌,是朴拙的艺术,它所表达的是最简单的快乐,却有一种撼人心魄的力量。我这样想,不仅仅是因为大秧歌这种艺术形式诞生、兴盛于我的故乡海阳,更因为它与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有关,是他们超越日常生活的一种娱乐形式。我从中看到的,是农民对于自身命运的表达,他们没有悲天悯人,他们给自己鼓劲加油,为自己的丰收而庆贺,为日常生活而歌舞,夸张的动作与拘谨的性格形成了强烈反差。在秧歌场上,他们真正释放了自己,打开了自己,我由此体味到一种来自民间的力量。而我年少时对秧歌的所思与所想,如今看来有些刻意,也不够真诚,缺乏一种扎根土地的状态。
过完了年,那些扭秧歌的人重新成为田间地头的劳动者。面对土地,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最不善于表达的人。

大明风华演员表全部,张雨绮微博之夜舞台穿礼服扭秧歌 彰显喜剧人色彩



张雨绮微博之夜现场穿礼服扭秧歌

张雨绮微博之夜现场穿礼服扭秧歌

“微博年度之星”新浪娱乐讯2月28日晚,2020新浪微博之夜在上海举行。
活动现场,倪妮、佟丽娅、唐嫣、杨幂、杨颖Angelababy、张雨绮六位演员荣获“微博年度之星”荣誉,由导演、演员邓超为她们颁发荣誉。
颁奖结束后,主持人为每位女演员送上了一条丝巾,现场考验大家的随机表演能力。
当舞台上响起《最炫民族风》的时候,绮绮子毫无包袱地甩着丝巾扭起了秧歌,赢得现场观众和网友们的点赞,网友称其是“穿着礼服扭秧歌第一人”,也有粉丝表示:“是喜剧人张秀娟没错了!”
(Han/文)
(责编:vhaha)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知否全部演员表,给力!海阳大秧歌参加第二届中国舞蹈艺术大展

蔚县秧歌有200多年历史,这里的秧歌越唱越有劲,这里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曹疃村一家砖厂让部分村民月工资达到4000元,实现了高质量稳定脱贫
国际在线报道: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有个秧歌村,名叫曹疃村。这里的人们靠着秧歌戏,走出了一条脱贫致富路。如今,秧歌越唱越有劲,日子越过越红火。勤劳质朴的曹疃人迈着豪迈的步子,一步一个脚印走向美好的明天。
作为河北蔚县一张亮丽的名片,蔚县秧歌音乐优美流畅、板式变化自如、唱腔铿锵有力、表演质朴风趣,是民歌组合与板式变化相结合的秧歌戏。2008年,蔚县秧歌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戏窝子”曹疃村贡献不小。秧歌在曹疃村已经流传了上百年,村里上至孩童、下至老人,谁都会哼上几句秧歌小调。秧歌不仅丰富了曹疃村人的文化生活,还帮助他们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作为河北重点贫困村,2014年,曹疃村1653口人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有939人,贫困发生率达到57%。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村里和扶贫驻村工作队经过研究,将蔚县唯一的一支传统秧歌村级剧团打造成演艺公司。曹疃村驻村干部刘向东说,目前剧团通过外出表演为曹疃村增收20多万元人民币,“从2018年10月我们来了(驻村工作队)以后成立曹疃秧歌戏演艺公司,商业化运作,这个剧团有43名演职员,其中有23名贫困户。截止到现在已经演了61场。而且曹疃秧歌戏它是咱们国家的非遗文化,现在演员都是第六代传承人,我们不但一直在演出着传统戏,我们还新编了五部现代剧,像《帮扶情》、《十九大》、《我爱你美丽的蔚州》等。”
曹疃村在“荷花”合作社牵头下,联片种植“张杂谷13号”500亩,谷子长势良好
“张杂谷13号”每亩均产700斤、纯收入1400元,村民们脸上乐开了花
通过文化产业扶贫,激发贫困户的内生动力,曹疃村的村民们找到生活的新希望。今年50岁的董呈平是秧歌剧团里的一名演员。逢年过节她都跟着剧团外出表演,一年下来能够增加3000元左右的收入。她说:“脱贫(工作组)帮助我们把这个剧团成立起来,给我们买衣服,我们就能出去演出挣钱去,我们还要继续(演)下去。希望这个剧团发展下去,收入高了,能多挣钱了,有这个演艺公司太高兴了。”
文化扶贫不仅让村民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收入,更帮助村民树立起了“幸福要靠双手来创造”的生活理念。春节将至,曹疃村村民门全花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以前,靠种地为生的门全花收入很低,2016年在村里的号召下,门全花和丈夫办起养猪场,从一开始的4头到现在的200多头。昔日贫困户,靠养猪成功脱贫,成了曹疃村有名的致富带头人。门全花说:“以前种地收入不行,2016年以前也就是1万到2万。2016年用了扶贫政策,我们村书记号召我们搞养殖,我家就建了个养猪场,一年比一年规模大,今年养猪可挣钱了,挣了大概25、26万。”
2018年,曹疃村甩掉了贫困帽子,140户294人稳定脱贫,有30户人家买了小汽车。截至2019年底,曹疃村贫困人口仅剩1户2人,贫困发生率0.12%。在曹疃村村委会的墙上,有这样一句标语:“该奋斗的年龄,不要选择了安逸”。如今,“幸福要靠双手来创造”的理念,在这里已经深入人心。

解放演员表全部,给力!海阳大秧歌参加第二届中国舞蹈艺术大展

胶东在线9月28日讯(通讯员王朋祥刘作华)9月24日下午,海阳市文旅局在凤凰广场举办了一场海阳大秧歌直播采访活动,来自海阳各地的大秧歌传承人以及京剧团的演员们各展绝技,精彩纷呈。
据了解,本次活动是海阳大秧歌作为汉族舞的代表,通过直播的方式参加第二届中国舞蹈艺术大展《56个民族56种舞》。作为大展中汉族舞的承办方,山东艺术学院师生来到现场,对活动的全过程进行了直播并对演员们进行采访,深入了解海阳大秧歌的内在美。
“我作为一个海阳大秧歌的传承人,我每年到北舞,还有山艺、烟台大学很多地方去进行秧歌传承,教出一批好的、优秀的学生,来提高我们海阳大秧歌的知名度。”海阳大秧歌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修建国说道。
海阳大秧歌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鲜明地展现了海阳农村百姓的精神风貌和性格特征,是海阳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具有审美价值和历史价值。我市也通过多种方式去传承海阳大秧歌。
“推进秧歌进校园活动的常态化开展,全面开展秧歌进校园、入教材,传承人进讲台活动,与此同时,加强海阳大秧歌教学队伍建设,鼓励和扶持传承人提高技艺,积极参加校园秧歌教学活动,打造专兼结合的秧歌传承教学师资队伍。”海阳市文化馆办公室副主任赵国栋说道。
“没有秧歌不叫年”的全民传承共识,不仅对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构建和谐社会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也形成海阳人民热情淳朴的特有城市名片。中国舞蹈艺术大展作为体现中国各类舞蹈艺术魅力的大展,一直以来受到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而海阳大秧歌作为山东三大秧歌之一,在传承发展上不断创新,被评为山东省非遗保护十大亮点项目。此次大展,海阳大秧歌以汉族舞代表参与其中,一定会让全国人民再次认识海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